微杂志>其他>端午的锦丝彩蛋袋 母亲的锦丝彩...

母亲-阎维文
2017-05-30 10:46 514
Sun
一篇旧作赋新意, 也说端午情亦真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又是一年一度的端午,它和春节,中秋并称为中国的三大传统佳节。这不,连主管部门都把五一节的三天假期拆散分配给端午和中秋,可见民俗的力量之大,传统的渊源之深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端午,五月初五; 风情民俗,千年祭祖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两千多年前的一位凄凉的诗人在江畔踟蹰徘徊,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,怀着满腹的冤屈和理想的破灭,愤而投了汨罗江。 两千多年以后,又一位诗人祭祀他,写出了如下诗句: 屈子当年赋楚骚, 手中握有杀人刀; 艾蒲太盛淑兰少, 一跃扑向万里涛。 毛泽东 1961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   祖先的不少祭祀日,都被后人演变为节日,端午除了表现原旨的悲壮色彩外,也逐渐地演变为与百姓戚戚相关的节日,宋代诗人苏轼就对端午赋诗:“好酒沈醉酬佳节,十分酒,一分歌。”把悲戚的事件演化为佳节,这对后人来说,何乐而不为。     每逢佳节倍思亲,在这一点上,今人和古人的心是相通的。一年一度的端午佳节又要到了,这个时刻,倍加思念远去的父母,祝福身边的亲友安康,挂念远方的兄长,更加想念生活在大洋彼岸的儿孙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小时候端午的记忆依旧还是那样深,这是因为那时是短缺经济时代,逢年过节百姓都要打打牙祭,慰籍慰籍久荒的肠胃,就是想着法子弄点吃的,找点理由犒劳犒劳自己和家人。     粽子,鸭蛋,鸡蛋,加上端午饭桌上的大鱼大肉,全是不易消化的食物,清汤寡水滋润多日的肠胃,一经被这些食物充填,不胜重负。端午的第二天,你只要去如厕,一定是人满为患,那些头一天的饕餮者,一定是蜂拥而至,好不热闹。在南昌七中读书和永阳新华厂工作期间,每到端午过后几天,WC里面是惊天动地,“香气袭人”,这成为那个时代端午过后的一个不宜启齿的景观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留给儿时的,并不都是和吃有关,它有很多的文化传承。城里的孩子是看不到赛龙舟的场景,那时也没有现在这样歌舞升平。儿时给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母亲给我编织的锦丝彩色蛋袋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五颜六色的彩绳编织成一个小小的口袋,把鸡蛋装进去,挂在小孩胸前,欢天喜地,是孩子们端午最喜庆的事了。那时街上买的彩袋一般都是棉绳染色编织的,通常是单色,也有三色的,质地很一般,母亲买来给我们哥俩,一点引不起我们的兴趣。 从那以后,每逢端午,母亲👩不知从哪搞到五彩锦丝线,亲自给我们兄弟俩编织蛋袋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五色锦丝彩蛋袋装上鸡蛋,就是一件饰品,装着吉祥,装着祈福,装着对新生活的向往,装着母亲👩对儿女无私的爱❤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幼年时,每逢端午,母亲👩就给我们编织两个锦丝彩蛋袋,哥哥是个野性子,从小就喜欢舞🔫弄棒,大院里有名的调皮王。小小的锦丝彩蛋袋自然不会放在心上;这就成全了我的收藏。上中学以后,母亲👩也没再给我们编织锦丝彩蛋袋,孩子大了,儿时的东西只能算是小物件。年复一年,锦丝彩蛋袋由炫目、五彩、迷人到暗淡、褪色、无人理睬;但它却和我的小人书,小画片,塑料小动物摆放在一起,被我时不时拿出来把玩。这是一个儿时的珍藏,是一个童心的未泯,是一个对母亲👩爱心的回应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多少年过去了,儿时的珍藏几经迁徙早已不见了踪影,儿子一代已经不玩彩蛋袋了,他们有自己时代的小玩意儿。但是锦丝彩蛋袋给我童年端午的回忆是温馨的,美好的,而且是炫目的;虽然往后的人生经历没有锦丝彩蛋袋那么绚丽,但我还是相信只要有追求,有梦想,人生一定不会灰暗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, 母亲的锦丝彩蛋袋。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中国这个民族,准确地说是汉民族还真绝,把挺苦难悲戚的事闹腾的红红火火,五花八门,又是挂艾叶,包粽子,装彩蛋,佩香囊,赛龙舟……这是一个民族对生活的自我调剂,包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人文色彩,它把民族的每一个人都凝聚在一个大家族里面,这就是我们的炎黄子孙,华夏儿女,神州大地。天佑中华!
端午的锦丝彩蛋袋
母亲的锦丝彩蛋袋
展开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