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杂志>美文> 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
2018-06-11 15:53 34
童年-冼其炜
厚德载物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“铁打的网络,流水的友”,一个偶然的机会,在网络空间闲逛,无意中看到这么一句简单直白却五味杂陈的话,霎间触动了心扉,仿佛看到人生站台上,那一列列疾驰而来又飞奔而去的列车,仿佛看到人潮涌动的关口,那一个个上车下车,进站出站的人儿,仿佛看到昨天的昨天,曾经的曾经,那一个个逝去如飞的日子。 都说时间会让深的东西更深,浅的东西更浅,然而揭开岁月的面纱,我们却总是发现,被时光洗得发白的日子里,包裹着太多的事与愿违。所谓的深与美丽,至多是留在心底一道浅浅的印痕,被时光反复地弹唱,被自己和他人,人为地修饰。尽管我们如此地依恋与眷恋,并为之付出过太多的真心与实意,然而总是远了,淡了,那一往情深的对白里,有多少记忆还在鲜活,有多少人儿还在等待? 正如几米所言:生命中,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,于是该看见的,看不见了;该记住的,遗忘了。生命中不断得到或失去,于是,该看不见的,看见了;该遗忘的,记住了。然而,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?记住的,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?我们所能拥有的,不过是段落与段落之间,精彩或不精彩的回忆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我常常在午夜沉思,一遍又一遍,品尝着离别的滋味,品尝着喧嚣后的落寂,品尝着久远前的明媚,品尝着断然决然的背离,然后又在不绝如缕的怅然与懂得里释怀,重拾心情,重新上路。 人生,是一个人的路程加上若干人的陪伴,谁都在寂寞中独行,谁都带着渴望找寻。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神奇,在追寻真情的路上,不是你负了我,就是我负了你,或者说谁也没有负过谁,只是当初的热忱和挚言,已经被时光的洪流带走,只把一些不合时宜的唏嘘与慨叹,停留在物是人非的场景里。 有些人,可以轰轰烈烈走一场,因为懂得可以让彼此的心走的很近;有些人,可以不离不弃走一程,因为真心的呵护能让脚下的路无限漫延;有些人,只是浮萍漂流过程中偶尔的亲近,然后在各自遭遇的漩涡中消失得无影无踪,当命运之波再次涌动而聚首,谁也假装不了什么都没发生,因为有些故事注定已经落幕,剧情也就没有必要拖沓冗长。 时间,只是让浅薄的东西更显浅薄,而所谓的深,也就是在天光放亮之时,让你看清,哪些是适合自己同行的人,哪些是只适合待在黑名单里各安天涯的人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因缘际会的过往,只是相依走过的路程,在某一个节点,加入了某些蜕变的因子后,再也找不到人生若如初见的美好,于是分道扬镳便成为了必然。心不甘情不愿如何,纵然用七彩的丝线把梦想编织的分外妖娆,纵然美丽的过往晃花了自己的眼,纵然你痛我悲的深切曾温暖过心房,而时光早已飞奔向前,只一个转身,一切的一切便如山风过耳,再也回不到真情的原点。 我不止一次看到过转身后的落寞,不止一次体会过感情疏远的苦痛,不止一次品尝过内心失落的酸楚,以至于在日后漫长的岁月里,让善感的自己,变的犹疑。不再热忱,不再奢望,只是不想让最真的情感换成一段又一段的背离,用最深的绝望,来刺伤自己。 习文之人,多愁善感,爱上文字,必然会中下文字的蛊,会心生感慨,会浮想联翩。许多时候,内心的纷乱并非文字所能描绘,然而许多时候,文字却又能恰到好处地泄露心底的秘密。正如这句从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”演绎而来的“铁打的网络,流水的友”,谁人知道文字的背后,有多少故事藏匿其中,又有多少情感难舍难分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无论从现实到虚拟,还是从虚拟到现实,道理不尽相同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会有相聚离别上演,就会有扼腕击节之叹,就会有愤懑苦痛之渲。 人,都是感性的,背着孤独的行囊前行久了,难免会心生渴求,希冀生命中有一些温情的时光,是属于自己的美好,哪怕只是闲暇之时与友人坐下来喝杯茶的简单,哪怕只是困惑之中片言只语的安慰。然而俗世纷乱,早已容不下安放灵魂的空间,快节奏的步伐让打扰都成为奢侈,许多人把自己禁锢起来,寄情于网络,或寻求共同的爱好,或寻觅久违的温暖,只为这一程孤独,有温暖相依。 不问山高水长,不问情深几许,从陌生到熟悉,从相识到相知,人们通过网络架起的桥梁或找到了心灵相通的知己,或找到了情投意合的伙伴,或者说什么都没有找到,只找到了过客对过客的欣赏。于是,偌大的网络空间,凭着一根网线的牵引,朋友这个称谓便泛滥开来,随着交往的长短,网络情感也由此而生,于是依赖也就成为了习惯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时间是一支标尺,丈量着人性的伪善,时间是一杆秤,称出了人性的虚实,在时间的洪流中,如大浪淘沙,该来的总归会来,该走的一定会走,哪怕当初的相见恨晚那么煽情,哪怕当初的情投意合历历在目,哪怕当初的信誓旦旦犹在耳边,在时间的过滤中,什么都无须隐藏,什么也无法隐藏,人性的弱点自会暴露无疑。 贪婪、私欲、极度膨胀,羡慕、忌妒、依次上演,有些人甚至为了利益,可以不顾昔日的情份,出卖良知。 缘来缘去缘如水,花开花落终有时,人生就像蒲公英,看似自由,却身不由己。有些事,无从把握,不管你愿不愿意;有些人,终将陌路,不管你想不想通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人前热闹的人,转身便是苍凉。马德说,真正交深的人,朋友不会多,无论多么大的世界,心灵能共鸣的人不会有几个,况且,真性情的人,往往有着强烈的爱僧。共同的厌恶,让彼此扎堆,然后共同的爱好,才让心灵相互靠近。 朋友,不是一个脱口而出的称谓,而是用真情守护的初心。 友不在多,得一人可胜百人;友不择时,得一缘可益一世。朋友,是雨天里的一把伞,在大雨倾盆之时为你撑起;朋友,是暗夜中的一盏灯,在迷茫之途中为你点亮;朋友,是炎炎夏日的一缕荷风,清香之中带着清凉;朋友,是冰封世界的一炉篝火,温暖之中带着温情。 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,这一路走来,你可曾拥有?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版权说明:文/婉约,图综合自网络,编辑/厚德载物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敬请联系删除。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|厚|德|载|物| ▶品质阅读 时光雕刻◀ 品质是一种内在 品味是一种格调 品读是一种感觉 感谢|阅读|转发|点赞




网缘,只为一程孤独
展开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