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杂志>摄影>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 时间:20...
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 时间:2018.06.05-06
2018-08-08 11:37 万汗 1006
乌梁素海,蒙古语意为杨树林(ulaastai nuur),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前旗,是黄河改道形成的河迹湖,也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草原湖泊。它是中国八大淡水湖之一。总面积300平方千米,素有“塞外明珠”之美誉;它是全球范围内干旱草原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多功能湖泊,也是地球同一纬度最大的湿地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2018.06.05。18:00驱车来到乌梁素海。今年,乌梁素海水域辽阔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傍晚,渔人放网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暮色中的天鹅优雅从容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日落,鸟飞。天水一色,日落惊飞鸟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日落鸟归巢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2018.06.06。一早湖边就遇见好动的黑翅长脚鹬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清晨,无风。湖面平静,四野宁静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白琵鹭优雅地站在湖边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捕鱼人早早开始收网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近距离观察鸬鹚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羽毛在阳光下散发出金属的光泽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与野鸡(学名:环颈雉)近距离遭遇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环颈雉(学名:Phasianus colchicus,英文名:Common Pheasant),俗名雉鸡、野鸡、山鸡、项圈野鸡、野山鸡、七彩山鸡,英文名直译为普通雉。眉纹白色,颈部下方有一圈显著白色环纹,因而得名。足后具有革质距,可用作攻击敌人的武器。为我国雉科中分布最广的鸟。栖息于中、低山丘陵的灌丛、竹丛或草丛中。善于奔跑,飞行快速而有力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可爱的牛背鹭,在不远处出现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牛背鹭(学名:Bubulcus ibis):体较肥胖,喙和颈较短粗。夏羽大都白色;头和颈橙黄色,前颈基部和背中央具羽枝分散成发状的橙黄色长形饰羽;前颈饰羽长达胸部,背部饰羽向后长达尾部,尾和其余体羽白色。冬羽通体全白色,个别头顶缀有黄色,无发丝状饰羽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牛背鹭主要分布在南方,近几年北方也常常见到牛背鹭的身影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在南方牛背鹭常常落在水牛背上。北方没有水牛,它们就偶尔落在黄牛背上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呱呱叫的东方大苇莺。总是在大声鸣叫。刷存在感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东方大苇莺(学名:Acrocephalus orientalis,英文名:Oriental Reed Warbler)为苇莺科苇莺属的鸟类。体型略大(19厘米)的褐色苇莺。具显著的皮黄色眉纹。在中国大陆,分布于华北和华南等地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白琵鹭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白琵鹭(学名:Platalea leucorodia)是大型涉禽。全长85厘米,全身羽毛白色,眼先、眼周、颏、上喉裸皮黄色;嘴长直、扁阔似琵琶;胸及头部冠羽黄色(冬羽纯白);颈、腿均长,腿下部裸露呈黑色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白眼潜鸭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看看这位模范的鸭妈妈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天空中有鹰在盘旋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湖畔牧羊人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长相奇特的翘鼻麻鸭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翘鼻麻鸭(学名:Tadorna tadorna,英文名:Common Shelduck)是鸭科麻鸭属的鸟类,又名白鸭、冠鸭、掘穴鸭、潦鸭、翘鼻鸭、花凫。与麻鸭属其他鸟种一样,体形中等,体长约60厘米,身体颜色醒目。雄鸟的头部和上颈为黑褐色,具有绿色的光泽,体羽主要为白色,喙赤红色,基部生有一个突出的红色皮质瘤,颜色艳丽。主要在淡水湖泊、河流、盐池、盐田及海湾等处等湿地活动。冬天时随潮汐涨落,在未封冻的河口可见。冬季常数十至上百只结群活动。翘鼻麻鸭食性很杂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中白鹭身姿曼妙,轻柔的从眼前飞过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红脚鹬(学名:Tringa totanus,英文名:Common Redshank)是鹬科鹬属的鸟类,别名赤足鹬、东方红腿,英文名直译为普通红脚鹬。中等体型(28厘米),腿橙红色,嘴基半部为红色,胸具褐色纵纹。比红脚的鹤鹬体型小,矮胖,嘴较短较厚,上下嘴基红色较多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苍鹭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苍鹭(学名:Ardea cinerea)又称灰鹭,为鹭科鹭属的一种涉禽,也是鹭属的模式种。是欧亚大陆与非洲大陆的湿地中极为常见的水鸟。大型水边鸟类,头、颈、脚和嘴均甚长,因而身体显得细瘦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两只苍鹭不知是为了争地盘还是为了争配偶,打得不亦乐乎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红尾伯劳
红尾伯劳(学名:Lanius cristatus)为伯劳科伯劳属的鸟类,俗名褐伯劳。体长18-21cm。上体棕褐或灰褐色,两翅黑褐色,头顶灰色或红棕色、具白色眉纹和粗著的黑色贯眼纹。尾上覆羽红棕色,尾羽棕褐色,尾呈楔形。颏、喉白色,其余下体棕白色。一般生活于温湿地带森林鸟类、常见于平原、丘陵至低山区以及多筑巢于林缘、开阔地附近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回家去喂宝宝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本次行动的主要任务是拍摄疣鼻天鹅妈妈背小天鹅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淘气的老幺在妈妈的背上得意地伸着懒腰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这是一只失去伴侣的孤鹅,每年都在同一地方孤独地游荡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真正的天鹅大牛片!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夜幕降临。天湖金黄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暮色中的天鹅更显优雅从容。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落霞与孤鹜齐飞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乌梁素海“打鸟”记
时间:2018.06.05-06
再见了乌梁素海,再见了美丽的小鸟,但愿此行没有打扰你们宁静的生活。
展开阅读全文>>